葡萄京手机app下载
pattad.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Baidu
 
作者: 来源:中国作家网  本站浏览:14        发布时间:[2021-06-10]

  

  编辑部建议,在这篇创作谈里写写近期的创作转变。

  对于幼儿园的小朋友来说,去年就是很遥远的时代了;对于写东西的人来说,前后四五年,甚至更久,都算近期。

  我的近期,大约就是二〇一八年以后,开始在文学杂志上发表中短篇小说,虽然我二〇〇三年就出版了长篇,但真正的中短篇处女作,发表于二〇一八年。之前写作的目的就是出书,我的第一本小说《草样年华》卖得还不错,于是后面的写作都是“继续出书,争取还卖得不错”。这样的情况持续了六七年,然后我就转向影视创作了,卖了一些书的影视版权,签的合同里附带一条:影视作品由我本人导演。我是学导演的,想趁此机会完成导演处女作,然后静下心来好好写小说。

  之后我花费了大量时间把小说改成剧本,从二〇一一年到二〇一七年,就没怎么再写小说。每周都在写剧本,改剧本,再写,再改,循环往复。一年五十二个礼拜转眼就过去了,然后下一个五十二周也很快被所谓的“剧本会”消耗掉。写剧本这事儿被我想得过于容易,我以为跟写小说似的,构思好,花掉有限的时间,然后交稿便万事大吉。后来我发现,影视工作,除了内容外,还有很多商务成分,甚至商务本身似乎才是影视剧的内容。——影视剧的巨大投资,不是为了培养艺术家,是为了挣回更多的钱。这是我花费了五六年才想明白的,所以前五六年里,剧本和拍摄进行得都不顺利。二〇一七年,筹备了好久的一部电影总算开机了(听说今年暑假会上映),关机的第二天,我踢了一场球,踢完睡了一大觉,醒来后的第一念头就是:终于可以好好写小说了。

  憋了好久没写小说,再写起来很顺畅,二〇一七年我边写边投稿,二〇一八年作品陆续发表出来。也许是因为有了孩子,属于自己的大块儿时间不多了,不能像以前那样桌前一坐坐一天,现在隔一会儿就要被孩子的事情打断,所以选择先写中短篇。好像每个写东西的人,都会面临所谓的“创作转型”,现在回想起来,二〇一七年至二〇二一年这四年写的合计四十万字的中短篇小说,算是我的转型,或者说,我开始把写小说当成一件严肃的事情对待了,不再是为了出书而写。

  打台球讲究手感,写东西也讲究。写作的“手感”,更多是指思维的直觉。此时的我写以前那种长篇的感觉没了,加上年纪长了五六岁,想的东西不一样了,只能按现在的感觉来,而这种感觉更多来自现实生活。这一阶段,写的前两个小说是《动物园》和《宝贝儿,带我飞》,都和孩子有关,一个是初为人父的爸爸从孩子身上发现作为人类逃脱不掉的宿命,一个是孩子的童真启发了初为人父的爸爸。我当时整天被这两种感觉缠绕,觉得这就是“文学性”吧,然后就为这种感觉组织叙事。完成叙事,小说也算完成了,自我感觉挺“纯文学”的,分别发表在《当代》和《人民文学》。投稿的时候诚惶诚恐,好多年不写小说了,不知道写出的东西适不适合文学杂志。得到被刊用的通知后,一鼓作气又往下写了几篇。写的过程中,我有一个强烈的感受,跟以往比,这轮写作的最大不同是有了创作意识。以前写东西是各种感受情绪夹在一起,内容以青年的苦闷为主,意在发泄,东一榔头西一棒子,图自己痛快;现在写,动笔之前,基本会把为什么写这篇小说想明白,也就是找到超越自我发泄,值得去写的那个点。还拿苦闷举例,以前写会带着愤怒,现在写,会更在意人物是被什么启迪到那一时刻,重点去写如何走出苦闷。我觉得这不算技术升级,更像系统的自动更新,随着年龄增长,任何写作者都会有这个过程。我是许巍的歌迷,他有句歌词,“被你的爱拯救”,我发现这也是文学的母题,也是一种被启迪的时刻。不同的人物关系,不同的爱,不同的拯救方式,可以写出很多不同的东西。

  如果说无意识的写作是一种创作上的自我迷失,那么在找准路前,所做的一切都在迷失的状态中,包括对小说这种文体所具备的可能性的陌生。写剧本,以及之前写长篇时,我以为用个性化的语言把一个故事说清楚,就是小说了。后来发现,那只能算通俗小说,当然小说本身并没有拒绝通俗的标签,只是它还要够丰满。写了几年剧本,有一天看小说,倏然意识到小说叙事和电影叙事的差别:小说的叙事,暧昧才是准确的;电影叙事,只有准确了,才是准确的。也就是说,电影必须指哪儿打哪儿,小说可以打哪儿指哪儿。这是由受众决定的。可以称赞一下小说的读者们,他们确实走在了电影观众的前面。从市场反应看,小说是现阶段仅存的有叙事活力的文艺形式了。尊重创作者的意愿和表达权利,就是叙事活力的一种体现。工业体系内的电影,不允许创作者这样干。人活着,需要活力,所以在情感上,我还是爱小说。

  小说虽可以打哪儿指哪儿,但打在哪儿,也是有讲究的。有的短篇小说,“戳人”程度——即对人的观察和思考——堪比长篇小说。这就到了创作的下一步:知道写什么以后,怎么能写到位。

  我的体验是,一开始的时候,写东西如同仰望夜空,无意中发现颗流星,兴奋之中赶紧写下来。写了两颗流星后,不满足,便找来望远镜,观察起夜空。看到一颗不是一闪而过而是永恒停在那里的星星后,又迫不及待记录下来。慢慢地,发现了越来越多的星星,不由自主把它们连接起来,知道了星座的存在,也就知道了之前描写过的那些单个的流星或星星并没有写到位。后来又发现该星座以外还有别的星座,于是知道了银河系。有一天看着看着,突发奇想:会不会星星也正在看着我?于是自己也成了星星,从此便没有了我。万物平等,无缘大慈,同体大悲。当一个人高兴或难过的时候,知道那不仅仅是他个人的喜悦与悲伤,一个人,既是一个完整的星球,也是一只受困的蜉蝣。懂了这个,写作便不再是还要担心脱靶的射击活动。

  其实每次聊创作,最想说的还是将要写的那些东西,它们若有若无,神秘莫测,散发着妖气与魔力,像海妖塞壬缠住一个个水手般,吸引着我完成一篇篇小说,这个过程才是创作。创作是现在进行时。

  小说一旦完成,便抵达了彼岸,已经告别了创作,再聊,也只是现在完成时的平静回望,是旅途见闻。而创作,是会让人当下激动的,只要激动,就够了,可以开始写了;路上,一定会为了更激动,随时做出调整的。

  换个角度想,其实本无创作这件事情。写作者所做的,不过是把原本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某种东西或这个世界的一部分,以文字的方式记录下来,使其更好地看清这个世界。相当于隔空取物。像于茫茫人海中,认出走失的那个人,或认出那个本该早就认识的人,而那人不是别人,正是自己。也可以说,隔空取物不过是为了发现自己正置身于一条什么样的路上。

  


 
「丁香护士」公众号征稿启事
第十二届鲁迅青少年文学奖·大湾区评选活动启动
“信合杯”纪念中国共产党建党100周年征文大赛
《赣榆文艺》征稿启事
“光荣与梦想”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征文大赛
“魅力临潭·生态家园”全国诗歌大赛
《西安晚报》散文征稿启事一则
中国作家协会博士后科研工作站2021年度博士后研究人员招收公告
首届“鲲鹏”全国青少年科幻文学奖征稿启事
第三十届“东丽杯”孙犁散文评选征稿启事
首届梁晓声青年文学奖征稿启事
第五届“费孝通田野调查奖”征文
庆祝建党100周年暨“映山红”杯征文
首届全国主题征文征稿启事
第四届全国征文大奖赛启事
《中国校园文学》第二届全国教师文学笔会征文启事
“书香自然?智慧人生” 读书大赛征稿启事
“乡村中国”主题诗歌征文大赛启事
2020年中国网络文学排行榜作品征集启事
关于“辽宁省作家协会会员信息平台”上线的通知
更多...

木心

司马翎
更多...
葡萄京手机app下载“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彭文生:人民币升值并非为了对抗通胀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葡萄京手机app下载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