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萄京手机app下载
pattad.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Baidu
 
作者: 来源:中国作家网  本站浏览:13        发布时间:[2021-06-03]

  

  至大年三十,覃小英欠顶牛爷的人情费,伙食费,住宿费等,一共是七十一元五角。

  这个数目是覃小英自己结算的。她有个小本本,凡是顶牛爷为她做过的事情和供给,她都要折合或计算成人民币记下来,久不时跟顶牛爷报告一次,像她来例假那般规律。

  顶牛爷每次听了报告,总是笑呵呵的,像是乐于接受这样的结算或报答方式。他和颜悦色地顾看,琢磨覃小英,越来越认清和认定她商人世家的出身。她是生意或买卖人家的小姐,从她的精明和算计证明了这一点。

  但顶牛爷六个月前遇到覃小英时,她还是个叫花子。她又瘦又脏,像个断了根还带着粪的丝瓜。炎热的夏天,她穿着棉袄,像个疯子。

  她是从北方逃难到南方,在桂中马山县境内,被顶牛爷遇到的。

  顶牛爷寻找牺牲战友的亲人无果,在回家的路上,他灰头土脸,汗流浃背在山间林莽行走,像一头被打败了的公猴。

  远远地,他看到一棵老树,是棵古榕,像把巨伞。他要去树下歇息。到了树下,他一屁股坐在树根上。树根又粗又长,像条千年的蟒蛇,可以想见,那树干就更大更高了。光看那树荫,便有两亩宽。

  顶牛爷在树荫中乘凉。他先是闻到一股味,那味道新奇,香中有臭,臭中带香,仿佛是生病中或哺乳期女人的味道。然后他听到了呻吟声,那声音软弱,可怜地传来,与味道来自一个方向或同一条道,就在树的另一面。

  顶牛爷起身走过去,看见了倚靠在树背面的女人。她蓬头垢面,瘦不拉几,上身穿花棉袄,下身穿长裙子。露出的两个小腿,全是红疱和划痕。一双破鞋套脚,像是一把烂泥糊在砖上。

  女人看见顶牛爷,有些吃惊,却是不慌不乱,像是见多了世面。她努力地坐直了,彬彬有礼地说:你好。

  当过兵,经过南征北战的顶牛爷听懂汉语,从话音知道她不是本地人,他也用汉语跟她说:你饿了吧?

  女人点点头表示饿了。

  顶牛爷转身回去,从树那面拿来一个口袋。他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玉米馍,递给女人。

  女人张口说:我身上没钱。

  顶牛爷诧异,像是奇怪女人的回应牛头不对马嘴。他说:饿了就拿去吃,讲什么钱。

  女人拿过馍,大口啃吃起来。仿佛觉得不斯文,后面的几口,她改为了细吞慢嚼。

  顶牛爷接着递上水。水装在一个摔得凹凸的铁皮水壶里。女人举壶朝口里倒水,不让壶嘴碰唇,看上去是一个洁癖的人。

  顶牛爷说:你怎么搞成这个样子?

  女人迟疑,像是在考虑要不要如实回答。她看顶牛爷是助人的样子,说:我家遭难,从北京逃来,投奔我在南宁的大舅。到了南宁,我才知道大舅已经坐牢。于是我想去香港,我还有个舅舅在香港,是二舅。我计划偷渡去,结果钱被骗了,身上的金银首饰又被偷了。我举目无亲,走投无路,就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你叫什么?

  覃小英。

  覃小英,你愿不愿意跟我走,去我家?

  。

  我家在村里,上岭村,离这里就小半天的路。那里山高皇帝远,好避难。

  我身无分文。我们村那里,吃的都是自己种,自己养。喝的是自己酿,烧的是山上的柴火。没钱也能活。

  可是我与你非亲非故。

  我会跟村里人讲,你是我从外面讨回的老婆。

  覃小英吓了一跳,像是觉得了眼前男人的可怕。她起身撒腿就跑,像被老鹰盯上的兔子。

  顶牛爷冲着她跑动的身影喊:你这个丑老太婆,你以为我愿意讲你是我老婆呀。我是可怜你!你丑八怪的样子,身上臭烘烘的,我才看不上你咧!

  顶牛爷继续走路回家,很少回头。

  临近上岭村,他忽然发现覃小英尾随在他身后不远,像只跑丢了又出现的母鸡。他在村口等她。等她走到跟前,他指着村边的河流说:你起码得把身上的虱子和臭味洗掉,我顶牛爷可是个要脸的男人!

  覃小英在河里洗半天,她一上岸,把顶牛爷惊呆了。她哪是老太婆丑八怪,分明是美姑娘。她脸皮白嫩,眼睛明亮,耳朵招风,头发乌黑柔顺。她身上的味道只剩下香。就是牙齿黄点,应该是中午吃的玉米馍,舍不得漱口。她的身材虽然瘦弱,但胸脯凸起,肉不少。屁股微微翘起,像鹅屁股。她简直就是一只天鹅呀,降临到山间河边。

  覃小英见顶牛爷看她入迷,咳了一声,说:你可以跟别人讲我是你老婆,但我不能真做你老婆。

  你多大?顶牛爷说。

  你多大?覃小英说。

  顶牛爷说:我五十五。

  覃小英说:你比我大三十岁。

  顶牛爷说:真做我老婆确实是太小了,我又不是地主老财。现在也没有地主老财了,都斗死斗蔫了。

  覃小英说:我到你们村你家里,是避难,暂时的。等风头过了或形势好了,我就走。

  随便你。

  你收养我的费用,你记着。我以后加倍偿还你。

  我不记。

  我记。

  我不做买卖。

  我是个买卖人。我家祖祖辈辈是做买卖的。

  我不做买卖。

  中午你给我的那个馍,该算多少钱?

  我不晓得。

  北京一个肉包子卖五分钱,我就按肉包子算吧,五分钱。

  顶牛爷听了,喉咙“哦”了一声,像觉得恶心。

  他扭头拔腿往村里走。

  覃小英紧跟着他,像牛后面的拖车或犁铧。进入村子已是夜晚,没有人发现离村半年的顶牛爷回来了,更没有人想到顶牛爷的这次回来,还捡回一个年轻又好看的女人。

  第二天,明晃晃的太阳下,顶牛爷带着覃小英在村里亮相,宣示他有了老婆。他和老婆挨家挨户地打招呼,像黄鼠狼给鸡拜年,别有用心。各家各户明白顶牛爷的来意,有鸡的送鸡,没鸡的送一把米,或一勺盐油。村里人都懂得这些食物对揭不开锅的顶牛爷来讲,是雪中送炭。

  顶牛爷杀了一只公鸡,炖给覃小英吃。母鸡留着下蛋,蛋再生鸡。覃小英吃着鸡肉,喝着鸡汤,说:

  村里人为什么都送你食物?

  顶牛爷说:因为我有老婆,成家了呀。这是送礼。

  覃小英强调:说好的呀,我不做你真老婆。

  村里人不信。

  你守信就可以。

  屋里一张床,你独个睡,睡到你离开。

  床位费,一天算两角钱。

  又来了。

  这只鸡算一块钱。

  那你吃,吃完去。

  我吃不完,你也吃。

  吃不完,留下一顿,再吃。

  再吃,我就像以前一样胖了。

  你现在还瘦。要好好养。

  总之我记得你养我的付出,我会偿还你的。

  你家为什么遭难?

  不知道,好端端就被打成现行反革命资本家了。

  你家如果在上岭村,就不会。

  你为什么出走,不在村里?看屋里的灰尘,你离这里有半年了。

  我出去找一个死去战友的亲人。

  找到没?

  没有。

  看不出你当过兵。

  国民党兵。

  打过仗没?

  不打仗我战友就不会死。是被日本鬼子打死的。

  你活着,真是幸运。

  我命大。

  你要活一百岁,超过一百岁。

  我从来没有想活过一百岁。

  至少你要活到我能偿还或报答你的那一天。

  。

  覃小英一边吃肉喝汤一边与顶牛爷说话。

  顶牛爷一边看覃小英吃肉喝汤一边应答。不知不觉,覃小英把一只鸡吃完了,汤也不剩。她的嘴唇流油,发白的脸有红光,像浇粪后渐渐复苏的一棵蔫菜。然后,她跟顶牛爷要了一张卷烟的纸和一支铅笔,说:我开始记账了。

  她接着在纸上写道:1975年7月16日,玉米馍5分,床2角。17日,鸡1元,中晚饭4角,床2角(1.85元)。

  写完,她将纸张递给顶牛爷,请他过目和核实。顶牛爷看都不看,说:你爱哪样做哪样,我不管。

  覃小英这时还不知道,顶牛爷不识字。

  图片

  转眼,到了大年三十,覃小英被顶牛爷收养已有半年。她把顶牛爷对她的付出都折算成人民币,一一记在本子里,包括那张卷烟纸上的数据,也已经移了过来,一共是七十一元五角。在本子里,除了常见的伙食费,住宿费,还不时添加了其他项目,比如卫生巾,香皂,牙刷牙膏,煤油照明等。各项费用写得清清楚楚而又密密麻麻,像蚁窝里的蚂蚁。

  她向顶牛爷报告半年的结算。

  顶牛爷听了,又是笑呵呵的,像当年看待农民主动交租的地主。想当年,地主从来没有对顶牛爷家的人有过笑脸,因为他家从来没有主动交租,或从来没有足够交租。眼前的覃小英真是好笑呀。

  顶牛爷看着覃小英明亮的眼睛,说:你把眼睛闭上。

  覃小英把眼睛闭上。过了一会儿,她听到顶牛爷说:把眼睛睁开。

  她睁开眼睛,看见顶牛爷捧着一套新衣裳,递给她。

  她接过衣裳,看着衣裳。衣裳有里有外,层层叠叠,花红柳绿,像最美丽的鸟的羽毛。看着看着,她禁不住眼泪汪汪,有不少泪滴在衣裳上。

  顶牛爷说:今天是除夕,明天就是新年了,给你做一套衣裳,添喜添福。

  覃小英说:你为什么不给自己添喜添福?

  我一个男人,穿多穿少是新是旧不打紧。你女孩子姑娘家就不一样。往年我的布票都浪费掉了。

  你新年没有新衣裳,我也不要我这套新衣裳。

  你爱要不要,反正我给你做了。我本来是送你的,大不了不算送呗。

  覃小英忽然意识什么,说:这套衣裳花了多少钱?我要记上。

  顶牛爷说:一毛钱,你要记就记一毛钱。

  何止一毛?你以为我不懂呀?起码十元以上,算十元。

  好吧,随便你。

  布票呢?

  布票不是钱。布票还是国家发的。

  覃小英喜上眉梢,说:我现在就去换衣服。

  顶牛爷说:明天才是新年。

  覃小英说:不,我今天就穿,现在就穿。

  待覃小英洗澡更衣和装扮出来,顶牛爷已经准备好了年夜饭。他正摆上两副碗筷,看见焕然一新的覃小英,顿时触目惊心,像看见了仙女。

  覃小英看着只有一个酒杯的桌面,说:再来一个杯子,我要喝酒。

  顶牛爷说:你一个姑娘家,喝什么酒。

  覃小英说:我今天高兴,我要喝。

  顶牛爷说:你高兴,多吃肉。

  覃小英见顶牛爷坐着不动,便自己去拿来了酒杯。她给拳头大的杯子倒满酒,双手端起,敬向顶牛爷。

  顶牛爷和覃小英喝酒,一杯对一杯,一杯又一杯。两人互相给对方斟酒,夹菜,你来我往,乐在其中,像融洽的两口子。

  迷醉中,你看我,我看你,当真把对方看成是自己的伴侣。他们先是手牵连在一起,还是覃小英主动的。她骚动的手勾引顶牛爷的手,像钓鱼。野气勃勃的顶牛爷怎么会不上钩。他上钩了,然后在覃小英的带动下,越挪越近,最后抱在一起。

  顶牛爷抱起覃小英,往里屋走。他把她放在床上,解脱她的衣裳。他把她刚换上不久的新衣裳一件一件地解开,其实是撕开,像把包裹粽子的箬叶一层层地剥离一样。他急迫而忙乱,像饿得发昏的野狗,简单粗暴地处理到手

  的肉或猎物。

  如果不是覃小英突然说出一句话,顶牛爷就不会冷静下来,就会继续野蛮下去,将其实你情我愿的行为进行到底。

  覃小英说:你弄疼我了。

  这句话让顶牛爷突然清醒,像暴乱中有人朝天放了一枪制止冲突一样。他意识他不能占有覃小英,不能碰她的肉体。他一旦占有了她的肉体,就是对她的伤害。他现在只是弄疼她,她喊疼了。那么到此为止,紧急刹车,否则会导致后悔终生的祸乱。

  顶牛爷住手,停止了一切行为。他退到一边,像一头听到指令后不再进攻的公牛。他在床边站直了,保持着好强的姿态,对有些茫然的覃小英说:

  覃小英,你记着,我没有真做你老公,你也没有真做我老婆。这次差点真做成了,幸亏没做成。那么我没有真刀真枪真干,我是忍着的,是付出代价做出牺牲的。在村人看来,我是你老公,你就是我老婆。可实际上暗地里,我没有做老公对老婆该做的事,你也没有尽老婆对老公该尽的义务,这次不算,一次也没有,这次克制住了,以后也没有。那么我觉得,我们这些没有的事,你也要记在本本上,免得将来风头过了形势好了,你走了,另外嫁人了,我们之间的事情说不清楚。我是地道的农民无所谓,最主要是你,你是名门望族的金枝玉叶,还要有头有脸清清白白地做人做事。请记下我们这些别人以为我们会做实际上我们没有做的事,别忘了。

  顶牛爷劈头盖脸的一席话,令覃小英愕了半天才缓过神来。她乖乖地看着让她开始佩服并在往后的岁月里无比佩服的男人,小心翼翼地说:

  那怎么算,怎么记呀?

  这是你的事。

  顶牛爷说完就走了。他回到外间的桌旁,继续喝酒。

  覃小英在里屋的床上,望着蚊帐,眼珠子不停地闪动,像是在盘算着什么难办的事情。过了很久,她才坐起来,从枕头下摸出本本,再拿来笔。

  她在本子里写道:1976年1月31日①衣服一套10元;②除夕酒菜5元;③宿1元;④他和我同居第195天,0次。

  一晃五年过去。

  覃小英与顶牛爷生活的点点滴滴,记了五本。本子里的数额越来越多,记录的项目越来越多。顶牛爷对覃小英的种种付出,都换算成了钱。比如顶牛爷教会覃小英学会了壮语,她在本子里写成:壮语学费8元;比如顶牛爷背着发高烧的覃小英,去到离上岭村五公里远的公社卫生院,她写成:车马费10元。顶牛爷照顾她三天,她写成:误工费6元;又比如覃小英在家看家的时候,麻痹大意,被天上老鹰叼走了顶牛爷的一只鸡,她写成:损失费3元。各项费用的价钱,全部由她随心而定或根据当地物价适时而定。

  唯一不变的数据是“他和我同居第×××天”那一条,后面永远是:0次。

  第五个本子快记满的时候,覃小英在上岭村顶牛爷家避难或苦难的日子熬到尽头,或者说她的好日子来了。

  作者简介

  凡一平,本名樊一平,壮族。1964年生,广西都安人。广西作家协会副主席。著有长篇小说《跪下》《顺口溜》《上岭村的谋杀》《蝉声唱》《四季书》,小说集《撒谎的村庄》等二十余部。曾获百花文学奖,小说选刊双年奖等。根据小说改编的影视作品有《寻枪》《理发师》《跪下》《最后的子弹》等。现居南宁。

  


 
“光荣与梦想”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征文大赛
“魅力临潭·生态家园”全国诗歌大赛
《西安晚报》散文征稿启事一则
中国作家协会博士后科研工作站2021年度博士后研究人员招收公告
首届“鲲鹏”全国青少年科幻文学奖征稿启事
第三十届“东丽杯”孙犁散文评选征稿启事
首届梁晓声青年文学奖征稿启事
第五届“费孝通田野调查奖”征文
庆祝建党100周年暨“映山红”杯征文
首届全国主题征文征稿启事
第四届全国征文大奖赛启事
《中国校园文学》第二届全国教师文学笔会征文启事
“书香自然?智慧人生” 读书大赛征稿启事
“乡村中国”主题诗歌征文大赛启事
2020年中国网络文学排行榜作品征集启事
关于“辽宁省作家协会会员信息平台”上线的通知
《包头晚报》征稿启事
金延安杯“百年辉煌·回望延安”征文
首届广元散文奖征文启事
“我心向党”主题征文大赛
更多...

司马翎

雪莱
更多...
葡萄京手机app下载“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孙明春:ESG风险与转型金融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葡萄京手机app下载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