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萄京手机app下载
pattad.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Baidu
 
作者: 来源:  本站浏览:14        发布时间:[2021-05-28]

  

  司马翎(1933-1989),本名吴思明,广东汕头人,将门之后,台湾「综艺侠情派」武侠小说代表作家。

  自幼受到良好教育,文艺基础深厚。

  叶洪生作品《台湾九大门派代表作》把他列在第一位;当代著名武侠名家凤歌认为司马翎在文笔,博学,斗智,气势四项上,已经接近第一。1947年举家移居香港。

  大二时试作《关洛风云录》一举成名。

  接着休学一年,同时撰写多部小说在港台报刊连载,一时声誉鹊起。

  司马翎的作品水平均衡,部部可观,不落俗套,各具创意,殊少雷同;即或偶有失坠,亦瑕不掩瑜。

  被称为:「台湾武侠小说四大家」,为武侠文化做出了重要贡献。

  关洛风云录:第二章敌亡血溅尚从容(节选)

  原来石轩中尽力一击,忽党对方也是闪电般一倒,自己双掌便落了空,眼见敌人因在地上,防身欲起,这时自己和他已交错而过,无法口身,急中生智,猛打千斤坠,右脚向后一探,正好微微踏到敌人跨上。

  徐元盛自己恰向那边翻转,故此只那么轻飘飘一下,也就在地上打个浪滔。

  这一下敲山震虎的手法,果然收效。石轩中站着不动,等徐元盛起来。眼光乘隙一扫,旁立众人大都惊骇相顾,再看徐元盛面色,却是羞愧得煞白。一回手,打腰间撤下三节钢鞭,含愧叫道:“朋友,我还要在兵刃上领教。”

  石轩中见他钢鞭一盘一收时,劲达鞭梢,不敢怠慢,反臂一探,青冥剑撒在手中,心里想道:“一上手我就用大周天神剑,教你们知难而退。”口中慢应道:“好吧!我奉陪。”

  双方各自迈步盘旋,窥伺敌手空隙,忽地一个人跃进圈子,手持长剑,朗声说道:端兄,此人用的是宝剑,在下见猎心喜,容我先走几招如何?”徐元盛一看来人,立即答道:

  “既然少岛主出手,徐某自当遵命。”

  那人待徐元盛跃回后,方始转面瞪了石轩中一眼,冷冷地道:“我是东海碧螺岛仙人剑秦重,朋友你报个万儿来。”语气甚为藐视。

  石轩中心中一动,记得师父说过碧螺岛主于叔初,曾凭一支银剑,纵横南北,未逢敌手,自称碧螺剑法,天下无敌。当时自己曾追问师父此言确否,师父微笑摇头道:“在蛇织《上清秘录》未失之前,剑法为天下之冠。”

  碧螺剑法传自武当,比其余各家略胜一筹而已。又说:“如今秘录虽已失传,但我二十年来创出大周天神剑,只要不是碰到碧螺岛主本人,第十招时便可使他撤剑”。(这是指初次交手而言)同时又隐约提到,碧螺岛与师门有些过节。这时他打量仙人剑秦重一眼,但觉他丰神如玉,俊逸照人,赫然是个美男子,只是一脸轻做神色,白眼看人。于是心中不停,答道:“在下石轩中,久仰碧螺剑法天下无双,正好一开眼界。”

  仙人剑秦重一挥手上烂银长剑,嘿然一笑,道:“只曾耳闻一凤三鬼,尚未听过阁下姓名,你进招吧!”说完,烂银长剑斜向外指,立下门户。

  石轩中听了他的话,心中迷糊,暗想一风三鬼是谁,怎地扯到我头上来?然而后两句又使他动气,便不再思索,青冥剑一领,正待动手。忽地又停住,叫道:“姓秦的听着,十招之好要你撤剑。”

  这几句话一出,围在一旁的人不禁哗然,柳树下也传来一声笑声,像是朱灵的声音。

  仙人剑秦重恨声说道:“姓石的休得口发狂言,少岛主若是十招撒剑,从此不算碧螺门下,除非报却此仇,否则永不踏上碧螺岛。若是少岛主今晚赢了你,可要留下你的性命。”

  众人听了,又是一阵喧哗。

  银梭徐元盛向方才叱责伤手矮子的人和另外一个紫面大汉道:“这桩事不得了,一会少岛主若有失手,我们得并力拾下姓石的小子。”那两人都点点头,取出兵器。可是心里都不相信,因为碧螺剑法久震武林,哪会在十招内便撤剑?这时众人喧声俱寂,注视他们动手。

  只见石轩中手上青光一闪,大周天神剑中第一手起武“仰观天象”,剑尖上指,脚下文门风,直指秦重眉心。仙人剑果然不凡,烂银长剑一抖,已自使出青螺剑法奥妙绝招“长虹人海”,剑光如练,以攻为守。

  谁知石轩中一招之中,暗藏几个变化,但见他迎着银光,剑尖虚指,仙人剑秦重枉自施展全身内力,但党总是脱了劲似的,眼看敌人宝剑屡次差点指到自己的剑身上,如影随形。

  心中一惊,自然而然化为“浪涌千重”,剑光模削如巨浪排空。

  石轩中青冥剑一引,第二招“俯察河岳”,竟把仙人剑秦重的长剑窈开。秦重不得不化为“海啸万里”,身随剑走,疾绕敌人。

  石轩中正好一式“大衍如环”,剑尖指着秦重,滴溜溜转一个圈子。秦重咬牙挥剑,急取敌腕,石轩中此时心中大定,知道案重已被自己制住,一招一式,都成了被动,暗想到了第十招“六六天罡”,一定可将他的烂银长剑轮脱手。

  旁边观战的人,都目骇神摇,未曾见过这等神奇剑法,但见两个人稍沾即走,乍合便分,银光青气,眩人心魂。只有徐元盛和另外二人,看出有点不妙,。都瞪大眼睛,紧抓兵器,准备截住石轩中。

  一刹那间,两人已走到第十招,秦重猛运全身真力,一式“碧海无垠”,但见银轩平铺,荡起一片微波,像碧波万里,涟满无数。众人不禁一声彩,就在彩声未歇,石轩中也是一抖青冥剑,潜运内力,化作数十点青光径向如海银光中冲去,只见电光火石似地一触,秦重裂帛般一声,一缕银光破空飞去,他的人已空着双手,跄踉倒退。

  就在众人愕然惊顾之时,仙人剑秦重五面失色,眼含痛泪,狠狠地一跺脚,修地往后一跃,抢上马背,抖开级辔,如飞地驰走。石轩中见他神情惨黯,心中不觉歉然,只是未容他说话,秦重已经走了。

  在这指顾之间,三条人影直向石轩中扑来,银梭徐元盛的是钢鞭,一个是单出钩,一个是对画鼓,分量沉重。原来那使单钩的是神手常公仲,以神愉八法驰誉江湖。使画敦的是双裁李照,曹力过人,是近十年来关洛间第一位缥师。三人的功夫都不相伯仲,而双裁李照更以一力降十会,臂力雄浑见胜。

  这三人为了仙人剑秦重,撤剑败走,知他个性高傲,这一去不知后事如何。恐怕将来见到东海碧螺岛主于叔初时,不好说话,都急着要留下石轩中。要论功力,石轩中二十年来受霞虚真人苦心教练,和他们都差不多,刚才之挫败银校徐元盛,不过是取巧。如今被这三个高手联攻,哪里搪得住。幸好大周天神剑为了对付鬼母重逾百斤的黑鸠杖,两膀万斤神力,专在点,引,或三决下工夫,最擅于对付重兵器。而且招数神奇,无懈可击。

  这时他的青冥剑施展起来,李照的画教亦要被他轻轻一点或是虚虚引我,便不由自主荡开去,力量越用足,越是难以把持,一时不敢强攻。另外两般兵器,则怕他的宝剑,也送不进来。因此尽管他们挤着将来受江湖人耻笑,以三攻一,但还是不能立即抬下石轩中。

  五十招之后,石轩中已走了下风,心中着急,额角便沁出汗珠。要知他吃亏在经验不足,这时被三个好手围攻,不免有点慌张,故虽然大周天神剑无懈可击,而且有青冥利器,可是大周天神剑全靠内力,他又不善保持,故此眼看着再战下去,不被人杀死也得累死。

  猛然柳树下银铃似的一声喝叱,三丝金光分向徐。李,常三人打去,原来是三枚其细如发的金针。徐李常三人门口急扫,认出是最厉害的手法,金针打穴。慌不迭各自闪避,跳出圈子。

  只见一个人衣袂飘举地从柳树下走出来,石轩中扭头一看,原来是朱灵,只觉得在月色之下,更显得容光焕发,神采飞扬,不禁大为惊讶,暗想难道他也身怀绝技?他念头未曾转完,朱灵已轻描淡写地说道:“你们几位是武林高手,原来只会以多为胜,欺负我的朋友。

  其实他是冤枉,根本他一点也不知道内情,你们想怎样,都冲着我来便了。”

  神手常公仲叫道:“你是说姓石的不是和你一伙?那么大闹铁家堡和下午针伤十一人,都是你一个人的事?”

  朱灵转眸向石轩中一笑,似是向他道歉,答道;“不错,都是我的事,我在铁家堡拿走的东西,早都抛在治水去了,你来跟我算帐吧!”

  双裁李照接口道:“这小子可恶,昨晚在铁家堡东爬酉窜,给他选出堡外,小弟先去拾他介只听朱灵噗妹一笑道:“关洛名源头连我用的游魂遁法都不认得,可叹可叹!”说完,摇头摆脑。双如李照大怒,眩目一叱,正待举我进招,哪知朱灵更快,右手一扬,几丝金光电射而出,口中笑道:“你先试试我的金针。”

  这时双方距离不远,朱灵是先出手后招呼,这种暗器又极为难防,只听双或李照哎哟叫了半声,砰外双裁坠地,人也倒在地上,原来已被朱灵打中穴道。

  朱灵不待旁边的两人发话,右手连扬,又是几丝金光急射而出,分打徐常二人。

  这两个高手竟然也躲不开,踉跄后退。原来他们躲是躲开了穴道,但仍然被金针深扎人骨,疼痛难当,不由得暗惊敌人功力厉害,这种金针也能打得这么有劲,几乎到达了摘叶伤人的火候。

  后面众人虽然见到徐李常三人,被朱灵谈笑从容间针伤后退,仍然不顾危险,吃喝连声,都冲上来。朱灵笑道:“无知鼠辈,待我教训教训你们。”说着话,右手已探出金针,正想发出。忽然手臂被人按住,却是石轩中,他道:“算了吧!他们已一败涂地,我们走吧!”

  朱灵轻轻一笑道:“都依你,我们走!”

  两人同时足下用力,联袂飞起,只听银梭徐元盛喝止众人匆追之声,又有人洪声叫道:

  “李嫖头死了,我们。”石轩中立地觉得未灵手段大辣,在空中望了他一眼,心中浮起一种异样的感觉。

  他们落在岸边,朱灵返身人林,抓出一个人,原来是船家,朱灵道:“我怕他偷偷开跑了,所以把他点了穴,放在树后看热闹。”说着,提着船家上船,解掉船缆,这才拍开穴道,命他开船。

  石轩中道:“你又何必呢?船家怎会偷跑?”朱灵斜照他一眼,道:“船家会认识那些人啊!不信你问他。”那船家一面摇指,划出河湾,一面哆咦着道:“小人是认得李嫖头,但李缥头可不认识小人朱灵得意地道:“怎么样?我可不想跑路!”石轩中没有回答,瞅着朱灵,心中推想起许多事来。不过他又觉得十分纷乱,由昨晚到现在为止,所发生的事情,真是以前做梦也梦不到。

  以前他除了服侍师父之外,便一心一意练武,每逢有点进步,得到师父温煦地赞奖几句便心满意足了。日常的生活,虽然清苦,然而却心神安泰,没有一丝儿忧虑。

  自从师父道命传宝所说一席话起,便掷人鬼城人世的漩涡,而且要独立挣扎。一连串的遭遇,使他心绪烦乱。还有朱灵这个神秘心狠的朋友,使他不知道一切要从何想起和怎样做。

  最后他道:“想不到朱兄身手比我高明百倍,唉!师父之言不差,我真不能在武林争雄,正是大外有天,只凭方才那三个人,我便应付不了,唉!”他不禁又摇首叹气。

  朱灵道:“你这话怎说?那三个人都是武林名手,能够赢了一个,已经可使江湖震惊,何况他们三个还未曾打赢你!难道你不知他们的来历?”

  当下便把这三人来历说出来,最后说道:“这三人还不打紧,那仙人剑秦重是东海碧螺岛主于叔初最钟爱的弟子,风闻他是要会碧鸡山玄阴教主鬼母座下的一风三鬼,想不到让你打跑了。他们碧螺岛的人,不论老的少的,都是有名难缠,记仇心重,你得多加留意。”

  石轩中听他说起鬼母,不禁神色一变。朱灵看到了以为他害怕,忙又道:“其实凭你那套神妙剑法,即使碧螺岛主亲自找你,也莫奈你何,到时我一定帮你,喂他几根金针。”石轩中摇摇头道:“你说的一风三鬼是鬼母弟子,你可认识他们,功夫怎样?”朱灵看了他片刻,玉面微微作色,答道:“我不认识他们,但我知道那三鬼比刚才三人还要略胜一筹,一风更加厉害,江湖闻名丧胆,你。你要找他们?”

  他又摇头道:“不是,我不找他们,但也许将来会碰到,这样说我是万万不及他们。”

  朱灵暗中吁一口气,接口道:“那也不见得,临阵交锋最要紧还是机变,你好像经验不多,你的师承是谁?可以告诉我么?”

  


 
《西安晚报》散文征稿启事一则
中国作家协会博士后科研工作站2021年度博士后研究人员招收公告
首届“鲲鹏”全国青少年科幻文学奖征稿启事
第三十届“东丽杯”孙犁散文评选征稿启事
首届梁晓声青年文学奖征稿启事
第五届“费孝通田野调查奖”征文
庆祝建党100周年暨“映山红”杯征文
首届全国主题征文征稿启事
第四届全国征文大奖赛启事
《中国校园文学》第二届全国教师文学笔会征文启事
“书香自然?智慧人生” 读书大赛征稿启事
“乡村中国”主题诗歌征文大赛启事
2020年中国网络文学排行榜作品征集启事
关于“辽宁省作家协会会员信息平台”上线的通知
《包头晚报》征稿启事
金延安杯“百年辉煌·回望延安”征文
首届广元散文奖征文启事
“我心向党”主题征文大赛
《南方都市报》非虚构专栏征稿启事
打工文学征文大赛面向全国征稿 5月29日截稿,题材限于小说,诗歌,散文
更多...

司马翎

雪莱
更多...
葡萄京手机app下载“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孙明春:ESG风险与转型金融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葡萄京手机app下载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